發新話題
打印

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

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

打包下載: http://www.sendspace.com/file/o6zjs8
http://www.sendspace.com/file/ckfgxj

那夜凌晨,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
作者: [email=Mr.Pizza@HKG]Mr.Pizza@HKG[/email]
原載於香港高登
Facebook Link: 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#!/lostonaredminibus
是咁的,
事源是我與幾個舊同學聚會,相約在旺角新之城唱k,
一群老朋友很久沒見,大家聚聚舊,說近況,互相吐吐苦水,胡亂地唱歌,
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,不知不覺,時間已過了半夜十二點。
那是個星期三的晚上 (因時間配合不到而要聚會在星期三),大部份人第二天還要上班,不能玩通宵;
所以,我們大約在凌晨兩點半就離開了k房,回家去。
我家住大埔,同學當中只有我一人住新界,故只能獨自回家,沒同路人。
我在新之城對出的十字路口與大伙兒道別,雙手插袋,抵著冬天微寒的夜風,急步往西洋菜南街方向走去。
凌晨兩點半,火車地鐵早已停駛了;旺角回大埔,除了走路和坐的士外,主要途徑有兩個: 通宵巴士與亡命小巴;
基於自身的地理位置,加上我實在是有點累,想盡快回家,我選擇了後者,
儘管,它的價錢比較貴。
很快,我來到來西洋菜南街與旺角道交界;
天橋底下,電訊盈科鋪位對出,在一張又一張的夜總會街貼旁,佇立著兩塊鮮綠色的小巴站告示牌,
那就是旺角回大埔的紅van總站。
站裡已有一輪紅van等著,從外面看去,紅van貌似已坐滿了八成座位。
凌晨兩點半,時間確實也不早,也許已經過了夜歸的人流高峰期,我在不用排隊的情況下就直接登上了紅van;
紅van內燈光昏暗,那時的我看不清楚,也沒有留意,其他乘客到底是些什麼人。
正當我在觀察車箱後方是否還有位置時,
車頭的司機回頭一望,帶點不屑的說:
「無位架喇,坐前面啦。」
說罷隨手指著他後面,置於車頭司機位正後方的位置。
我不服氣的看了一眼,的確,整台小巴只剩下車頭位置的這個雙人座位;
我無奈就範,靠窗的坐了下來。
「剩返一個…」 司機看著擋風玻璃,自言自語道。
對,就剩下我身旁的座位,紅van便滿座,可以開車。
我把背包放在膝上,安靜的等待開車;
疲倦的我,只想盡快回家洗個熱水澡。
當然,那時的我根本不會知道,這趟即將出發的亡命小巴旅程,竟是一切可怕事情的開端;
許多個晚上,毎當坐在家裡,呆望窗外十八樓的大埔夜色,我都會暗暗感嘆,如果那晚我沒坐上這班紅van,現在的世界,還是一樣嗎。
2. 飄移境界
就當小巴司機等到超不耐煩,瀕臨等不下去,想直接開車離開時,Yuki出現了。
當然,那時的我還沒知道這個素*悜悸漱k乘客的名字,
Yuki這名字,無論它是真名還是假名,我都是在那事件發生後才知道的;
畢竟,那夜小巴上,單憑看她那港女質素來說,還算是中上的外表,
那半點Isabella的青春,半點劉心悠的古典美,加上小許唐詩詠的gfable,
萬萬想不到她竟會有個如此MK,如此狗屁不通的壞品味名字。
Yuki上車後,快速看了看車箱內的情況,確定沒位置後,便在我旁邊的唯一位置坐下。
這時,小巴司機已把車門關上,甫Yuki坐下的那刻,他已踏下了油門,燈也不打的轉出了旺角道路面。
「喂,我旺角道起飛,旺角道起飛…」 小巴司機透過無線電向其他司機匯報,大概他真的以為自己在開飛機了。
難得有個漂亮女子坐在身旁,如此接近,難免叫我有點暗暗開心起來。
利益申報: 我已經有女朋友,我與女友阿怡穩定交往了四年半,彼此都視對方為結婚對象。除了阿怡,問心,我真的沒想過與任何其他女人出軌。
我想說的是,無論你有沒有女友,無論你是一個溝女王還是毒向左走向右走,作為男性,當在公共交通工具上,一個漂亮的女子坐在你身旁,與陌生人如此接近,大家的衣角彼此接觸,你或多或小也會有種開心,興奮的感覺。
我始終覺得,這是種男性與生俱來的本能,女人死也不會明白,就像男人死也不會弄懂女人來經時為何會煩躁一樣。
我回過神來,小巴已在疾馳,我望向窗外快速退後的境色,認得這是九龍塘,不知何時,小巴已轉上了窩打老道。
「Hi Auntie,阿石條好樣,叫向左走向右走左佢咪咁搞,係唔聽,家陣做向左走向右走壞哂啲規舉…」
車頭前方傳來司機的講話聲,他一直用無線電與其他同家緊密聯繫著。
我連忙拿出了生活態度4,帶上耳機,挑選播歌模式,在playlist內挑了一個名為「midnight express」的歌單;
這是我專為乘坐亡命小巴而設的「午夜歌單」,全都是「岩mood」的快歌,能夠讓我在小巴的風馳電制旅途中,感受到至高無上的極速快感。
我按下play,激烈的電子節拍立即傳入雙耳;
我聽著歌,看著窗外快速退後的一切,感受著快感。
「繁星已睡 騎警已睡 狂風再共 街燈暢聚 
黃燈有罪 紅燈有罪 聯黨結隊 表演壯舉」
Ekin「健神」那完全沒有實力可言的嗓音傳入耳朵,我享受著;作為迷幻的亡命小巴午夜playlist,第一首響頭炮是經典作「極速」,這是不容置疑的。
紅van火速走完窩打老道,轉上了天橋,準備上斜,向獅子山隧道接近。
我暗暗偷望了身旁的Yuki,她從上車開始頭就一直低著,雙手沒有離開過她那白色生活態度4S的3.5寸屏幕。
她雙手不斷的來回打字;大概正與她男朋友玩whatsapp吧。
「頭搖又尾擺 飄移境界 不想醒覺只想感覺被放大」
此時「健神」唱進了副歌,小巴也快速的駛進了獅子山隧道....
紅van火速通過了獅子山隧道,來到沙田;
看著窗外的竟色,腦海中忽然有種異樣的感覺,卻又說不出到底是什麼。
紅van如疾風般穿過了隧道收費亭,沿著獅子山隧道公路一直往下駛去。
這一段下坡路,雖不是直路,卻有如一條飛機升降的跑道,毎次乘坐亡命小巴回家,小巴都必定會在此段路開始「黎料」。
「嗶…」 果然,車頂的車速顯示器開始嗶嗶作響。
八十七,八十八,九十,九十二,九十三,九十四…….
紅van車速似是無止境的遞增著。

TOP

發新話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