發新話題
打印

"轉+改"(悲文) 愛你,很傷心 (鬼王戀) 21/9 CH.44 (完)

"轉+改"(悲文) 愛你,很傷心 (鬼王戀) 21/9 CH.44 (完)

又post 一個新故事*v*(哈哈...)
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這個故事的作者就是欠你八年還不完的作者,,,,,所以又是感動之作LU,
@@ !!! GO GO *)...........



今次的主角是鬼&王子!!!
希望大家會喜歡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愛 你 , 很 傷 心   

[ 本帖最後由 forkam 於 2008-9-21 02:37 PM 編輯 ]

TOP

自 從 他 說 會 將 她 當 成 「 家 人 」 開 始 , 她 就 事 事  以 他 為 優 先 考 量 ,

甚 至 當 她 一 得 知 他 將 要 休 學 ,  立 刻 二 話 不 說 , 跑 到 人 生 地 不 熟 的 大 都 市 找 他 ,

只 為 將 她 身 上 所 有 的 積 蓄 全 交 給 他 , 讓 他 能 繼 續 讀 書 ,

誰 教 … … 誰 教 那 是 他 媽 媽 的 遺願  , 也 是 她 媽 媽 的 遺 願 , 更 是 … … 她 的 想 望 啊 !   

所 以 她 為 他 所 做 的  任 何 事 , 都 出 自 她 的 無 怨 無 悔 ,

而 他 , 當 他 對 她 說 出 ──

「  我 恐 怕 沒 辦 法 繼 續 只  把 妳 當 家 人 了 」 時 ,  他 也 將 她 視 為 生 命 中 最 最 重 要 的 人 ,

他 想 照 顧 她 、 寵  愛 她 , 替 她 扛 起 一 片 天 ,  

卻 沒 料 到 世 事 多 變 化 !

就 在 他 以 為 自 己 已 有 能 力 將 她 納 在 羽  翼 下 ,她  卻 甘 願 為 了 他 的 前途 而 離  開,

這 讓 他 如 何 能 接 受 ……

畢 竟 ,她  是 他 的 唯 一 啊 ! 唯 一 的 家 人 、 唯 一 的 牽 掛 、 唯 一 的 愛 … …

TOP

CH。1

 寧靜的小鄉村,比鄰而居的兩座小矮房站立在斜陽下彼此相倚,卻依舊顯得寂寥,或許是夕陽讓房屋顯得孤獨,或許是老舊讓房屋顯得蕭索,但是家的味道依舊濃烈。

  放眼望去,整個村落幾乎都是這樣的房子,在這樣的地方,清貧似乎是人民生活的寫照,與其說窮,不如說是不寬裕,但至少生活過得去;未必吃得好,但一定能吃飽。

  不過也因此,大人汲汲營營的就是謀生,對於孩子,在課業上自然少了一分苛求,完成義務教育,如果沒有興趣於讀書,那就工作吧!

  可是那不代表父母可以容忍學校老師三天兩頭打電話,甚至登門拜訪,因爲自己的小孩一個禮拜五天上課有三天忘記寫作業,兩天忘記帶作業。

  於是右邊那間小茅屋,就在夕陽日落的美好時分,傳出爲人母親的一聲怒吼,震動窗枱門戶。

  「吳*潔(鬼鬼)――」

  果然母親的怒吼也可以像是另類的河東獅,只見右邊小矮房的房門急急打開,一個穿著國中制服的小女生抱著頭竄出門來,嘴埵R著舌頭,輕輕呼了一口氣,像是慶倖自己跑得快。

  不過這聲怒吼不大不小,倒是連隔壁左邊的小矮房也聽到了,只見左邊人家也打開窗戶,看了看究竟是什麽狀況。

  小女孩站在庭院前,正在思量究竟要不要回到風暴中心去面對那發怒的女人,但沒容她多想,吳母已經自己走出門來;而隔壁邱家的媽媽也探出頭來,果然在鄉下地區,一家打小孩萬家回應……

  「鬼鬼,你還敢跑?」

  小女生討饒般的抓著耳朵,「媽媽,對不起啦!」

  吳母抓著女兒的衣領,氣得說不出話來,女兒不喜歡讀書她知道,但是寫作業應該算是學生的本分吧!這孩子究竟是怎麽回事?「鬼鬼,我知道你不喜歡上學、不喜歡讀書,但是至少作業要寫,老師三天兩頭打電話給媽媽,媽媽面子很挂不住耶!」

  「我……我知道啦!」鬼鬼很無奈,每次寫作業她都會睡著,她還寧願拿時間來幫忙媽媽做家事、洗衣服、煮飯,這些事情都比讀書好玩……

  吳母歎氣,她知道這個女兒很乖巧,自己工作忙,女兒總會幫忙照料家堛漱j小事,可以說家堛漕きq來不用她煩惱。

  可是有時候她總會希望孩子多讀一點書,至少以後可以不用出賣勞力,可以不用過得這麽辛苦。

  「可是媽媽……那些功課,我真的不會做啊!」鬼鬼說得很無辜,好像她真的很無奈一樣。

  吳母一翻白眼,「那是因爲你上課都在打瞌睡……老師也都告訴我了。」

  「我……」

  又是歎息,「鬼鬼,你好歹要讀一點書,不然以後要怎麽辦?難道要跟媽媽一樣到工廠做工嗎?」

  「做工也沒什麽不好啊!」鬼鬼大聲說著,像是很不喜歡聽到人家說到工廠做工的壞話。

  開玩笑,她的媽媽就是在工廠上班,很辛苦耶!

  「很辛苦的。」

  「應該……」小女孩想了想,清秀的臉龐上露出燦爛的笑容,「應該不會比念書辛苦啦!」

  「你還敢說……」

  這時身後傳來另一個母親的聲音,嗓音相當溫柔,跟吳母的大嗓門相差很多,「吳姊!鬼鬼也是很乖的啦!讀書的事情慢慢來沒關係!」

  母女兩人轉身看向身後,原來是隔壁邱家的媽媽,這家人幾個月前才剛搬來,鬼鬼還不太認識,不過吳母與邱母在同一家工廠上班,自然認識了彼此,兩個年齡相近的母親成爲無話不談的好朋友。

  吳母笑了笑,拉著女兒,「鬼鬼,這個是邱媽媽。」

  「邱媽媽好。」

  邱母笑了笑,「鬼鬼真的很乖,聽說都會幫忙媽媽做家事,真的是很乖的小孩喔!」

  鬼鬼笑了笑,看了媽媽一眼,那眼神婸嶆部u只有你不知道自己女兒好」的意味,讓母親也跟著翻白眼。

  「這孩子書也不好好讀,我都快氣死了。」

  可是鬼鬼的乖巧懂事真的是汪母心中最大的安慰,這大概就是東方的父母吧!有再多的感動、欣慰,都不願意說出口,總覺得稱讚孩子很彆扭。

  邱母站在窗口,看著窗外庭院中的吳家母女,這時,她身後有人走向她。

  「媽,是誰啊?」

  一個低瀋的男性嗓音,聲音堻z露著成熟穩重,邱母讓開位子,讓說話的人現身在窗口。

  「是吳媽媽和她的女兒。」

  那個男生就站在母親身旁一同看向窗外,他看見窗外的母女,當然鬼鬼也看見了他。

  露了面才知道,這個男生大概跟她一樣也是國中生,可是聲音卻相當成熟,高高的個頭,那張臉孔揉合了男孩的稚氣與男人的成熟,清秀中透露著一絲俊朗,是個正在發育中的男孩,跟鬼鬼這個營養不良,還一臉女娃樣相比,真的相去甚遠。

  「鬼鬼,這是邱媽媽的兒子,叫作邱勝翊(王子)。」邱母向鬼鬼介紹自己的孩子,至於吳母早就見過她的兒子了。

  男孩點了頭,看向吳母,「吳媽媽好。」

  吳母笑了笑,不忘教訓教訓女兒,「鬼鬼,你要跟王子多學學,人家王子也會幫媽媽做家事,而且最重要最重要的是,他的功課很好,至少不會寫作業寫到睡著。」

  「媽……」很不滿自己母親總是在給自己泄氣。

  她的臉紅透了,尤其在那個男生的注視下;王子的眼神堥S有太多情緒,沒有看笑話的情緒,也沒有太重視的情緒,只是靜靜看著。

  邱母提議,「不然以後鬼鬼可以過來找王子一起寫功課啊!兩個孩子彼此照顧,這樣我們上晚班時也比較放心。」

  吳母拍手叫好,「這樣好!就是怕會太麻煩王子了。鬼鬼很不專心,做功課都會睡著,而且摸東摸西……」

  「媽――」她就這麽一無是處啊?

  「王子,可以嗎?」邱母問了問兒子。

  王子聳聳肩,不置可否,算是給母親做個順水人情;於是兩家母親就這麽敲定了,決定拜託石謙幫忙教鬼鬼功課。

  「王子,吳媽媽授權你,這丫頭如果不專心,你可以教訓她。」

  鬼鬼睜大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的媽媽就這樣將自己給賣了。這算什麽?賣女求榮嗎?

  她歎息的垂下了頭,在兩個媽媽熱切的討論聲中又擡起頭,卻正巧對上了他的注視。

  她很不怕死的也看回去,一點女孩子的害羞樣都沒有,這樣的她,卻引起了他的興趣。

  於是王子笑了,笑容很輕、很淺,幾乎只有一瞬湧現就消失,然後他轉過身離開窗邊。

  「笑什麽笑啊?」她嘟囔著。

  那一刻,他們都沒有發現,心頭竟然湧現了一種情緒,叫作期待。

TOP

CH,2

 吳家與邱家其實有許多共通之處,都是寡母帶著孩子獨居,鬼鬼與王子的父親很早都因爲工作意外而去世了,兩家人分別遠離傷心地,先後輾轉來到這個小村莊。

  所以兩個孩子自小就相當懂事,懂得怎麽樣爲母親分擔家務,讓母親專心工作,只是兩個孩子用的方式不同。

  鬼鬼想,她可以幫助母親做各種家事,舉凡打掃、洗衣、煮飯,樣樣都行,就唯獨讀書她真的不行;而王子則不同,他知道除了做一個體貼的孩子,母親對自己還有著更深的期待,而他自己也知道,要脫離現在的生活,只有更努力更專心的念書。

  而這兩個孩子也各自繼承了母親的個性,鬼鬼開朗灑脫,王子溫和內斂。這兩家人比鄰而居,卻有著很不同的個性,在那一段成長的歲月中,這兩家人可以說是相互扶持、互相照顧。

  自從那天兩位母親安排好讓鬼鬼跟著王子一起讀書寫功課後,常常五點下課,鬼鬼的任務就是上邱家報到,接受王子的「監視」。

  工廠下班時間晚,大人回到家常常都已經八點多,因此這三、四個小時的空檔讓兩個小孩彼此照顧,其實也是好事。

  按下電鈴,鬼鬼背著書包,真是無奈到了極點。連著好幾天來季家寫功課,雖然功課寫完了,可是這種日子真的好無聊、好無趣。

  而且這個王子真的是個很瀋默的人,除了教她功課會開金口,大部分時間都是默默的看著他的書。

  不到半分鐘,就有人前來開門,想當然耳,當然是王子。他已經換下了制服,穿著一身運動服,站在她面前。

  「嗨……」拖著聲,有氣無力的說著。

  王子沒說什麽,只是側過身讓她進來。看著她瘦小的身影,背著好大一個書包,心堹u是納悶。

  這女孩背著國中書包,怎麽看起來行爲與個性這麽像小學生?

  關上門,跟著她走到客廳,坐在窗邊的書桌前。客廳不大,但該有的都有,書桌,還有一張茶幾,可以想見這個家庭的家境。

  鬼鬼坐在椅子上,整個人瞬間趴在桌上,一點想拿出作業的念頭都沒有。

  王子看著,皺起了眉頭。「每天作業都要寫到十點多,還不早點開始動筆?」他的音量不大,但嗓音低瀋,乍聽之下還真像學校老師在罵人。

  鬼鬼趕緊坐正,從書包堮野X一本又一本的習作,又是英文、又是數學,握著筆,不停搔著頭,開始跟那些外星文字作戰。

  而王子則是坐在她身旁的椅子上,拿著自己從學校圖書館借來的書看著,課內的課本他早就翻爛,有空的時候他會借一些課外書來看。

  兩個人的背影很專注,但正面看來就可分出端倪──王子看書,就如同穩坐泰山,除了手動翻書,眼動看書,其他一動也不動。

  鬼鬼雖然眼睛動來動去,但就是不看書;手動來動去,但就是不寫作業,她看著那些文字,發現竟然是你不認識我、我也不認識你。

  「爲什麽未知數要叫作X?」搔頭,鬼鬼被習題堛漱韏{式搞得腦袋快要爆炸,人生苦短,幹嘛要逼自己學這些東西?

  王子瞥了她一眼,繼續看著自己的書,「你要用A,用B,用什麽都可以代表未知數。只是在英文堶情AX有代表未知的意思。」

  「是喔!」鬼鬼嘟著嘴,想了想,「難怪每次我考試答桉寫錯,老師都會給我一個大大的X。」

  她自以爲聰明,自己爲弄懂了什麽大道理不禁在那邊沾沾自喜;王子則必須控制自己,才不會被她給氣死。

  「專心寫作業。」

  「是!」

  但是她專心不過五分鐘,又開始分心左顧右盼,看了看季石謙,又看看他手堛漁恁A什麽「現代物理學探索」,老天!連書名她都看不懂……

  「你們A段班的是不是每天都在看書啊?」

  王子又瞥了她一眼,「不是。」

  「那你們還做什麽?」

  看都不看她,「呼吸、吃飯、睡覺……」

  鬼鬼大叫,「那不是跟我一樣?」

  「我也沒說不一樣。」

  鬼鬼笑了笑,「可是老實說,你真的很厲害耶!我同學都在說你的事蹟,說你才轉來一學期,立刻拿下全校第一名,擠進A段班。」

  「……」

  「我同學還說,現在學校有很多女生都很喜歡你喔……」看著他的側臉,發現他絕對有這樣的本錢。那張如同刀刻般的面孔,挺直的鼻梁、濃密的眉……鬼鬼突然像是發花癡一樣,低下頭笑了笑,順便掩飾自己的臉紅。

  王子又轉頭看向她,完全弄不懂這個女孩到底在想什麽,看著她桌上的數學習題,半個小時過去了還在那一頁,還是那一題,難道今天晚上又要到十點了嗎?

  又過了半個小時,時間六點多,王子將手中的書看了個段落,闔上書本,站起身,這個動作當然引起鬼鬼的注意。

  「你……你要去哪堙H」

  「我有事,你趕快寫作業。」

  「你要去玩喔!你不可以丟下我,不可以丟下我面對這些作業啦!這樣太殘忍了……」

  王子忍住氣,「我不是要去玩。」

  「那你要去哪堙H」

  「我媽快回來了,我要去煮飯、做家事。」

  鬼鬼愣了愣,有點不好意思,自己還誣賴他要去玩;王子離開書桌,準備前往廚房,看來他要先煮飯。

  這時,鬼鬼似乎想到了一記妙招,她迅速站起身,迅速的跟到他身後,他當然也注意到她的動作了。

  「你要幹嘛?」

  「我們來商量一件事好不好?」

  王子高了她一個頭以上,自然可以用一種近乎審視、打量的眼光看著她,可是這個小女孩眼神堬M淨純粹,似乎充滿著玩耍的念頭。

  「我們來交換,我幫你煮飯,你幫我寫作業。」

  兩全其美啊!她擅長做家事,他擅長讀書,當然要人盡其才,本來每個人擅長的就不同,幹嘛一定要每個人都一樣?

  「交換?」他的語調上揚,淨是不敢相信,這個女孩到底在想什麽?

  「對啊!好不好啦!」

  王子說真的真想答應,不然每次她的作業寫不完,他都得陪她弄到好晚,要是讓他來寫,保證半個小時就結束。

  但是這對她不是好事……該死!他管她這麽多,她都不在乎自己的學業了……

  「不然我再幫你打掃房子、洗衣服,做什麽都可以,好不好啦!」拉著他的衣袖,左搖右晃。

  於是這樁魔鬼的交易就在王子昧著良心,加上走投無路之下,點頭答應了。

  鬼鬼如獲特赦,離開了那個禁錮她年輕靈魂的書桌,奔向那個讓她如同身處寬闊原野的廚房。

  而王子邊嘀咕邊滿是憂心兼歎息的坐了下來,看著她的習題,簡直不知道該生氣,還是該歎氣。

  「該死!到底在搞什麽……」這種題目,他二十分鐘就能處理完,她竟然可以寫好幾個小時。

  他果然很快就寫完,期間還花了一點時間,模彷她的筆迹,加上故意寫錯幾題,以符合老師對她的期待。

  不到七點,他闔起作業本,檢查她的聯絡簿,確定一切作業都結束,轉過身,立刻就看見她在客廳來來去去,掃地加拖地,而餐桌上已是簡便的四菜一湯。

  他愣了愣,她的動作好迅速!

  他就是因爲自己做家事動作慢,才會選在距離母親下班還有兩個小時就開工,結果她沒兩三下就幾乎結束。

  她就像是只忙碌的小蜜蜂般飛來飛去,臉上卻始終帶著快樂的笑容,那一瞬間真的讓他好眩惑,這真是一個奇怪的女孩。

  「我做好了……」她來到他面前,「你也做好了啊?嘻嘻,我們真是合作無間。」

  「這算哪門子的合作無間啊?」他嘀咕著。

  這時鬼鬼迅速收拾東西,趕緊將作業本收進書包,準備走人。

  王子反倒有點不知所措,「你不留下來吃飯嗎?」

  「不用啦!我要趕快回家做家事,我媽也快回來了,今天謝謝你羅!」說完人就離開。

  「謝我?謝我什麽……」他好像什麽都沒做。

  那天晚上,王子與母親一起吃飯,吃著那一桌鬼鬼的傑作。邱母嚐了一口菜,笑了笑。「王子,你的手藝進步了。」

  王子不知該如何回答,就這樣掠人之美,好像不是什麽君子該做的事,可是要是抖了出來,不就等於把他幫她寫作業的事情都抖出來了嗎?

  這女人一走了之,卻讓他面臨這種處境……

  嚐著桌上的菜,嘴媦G叨念著……還真的,真好吃。

  這種暗盤交易進行了一段時間,兩個大人都沒有發現,兩個小孩則是一個心媞p疚,一個自以爲找到解決之道,樂不可支。

  王子的生活奡N這樣多了一個鄰家的女孩,在那個下課後家堨u有自己的時光堙A多了一個類似妹妹的人陪伴,不論是讀書,還是寫作業;不論是煮飯,還是打掃環境,雖然作業都是他在寫,家事都是她在做。

  沒錯,一開始她就像是妹妹一樣,一個自以爲聰明,可愛但是體貼的妹妹,煮好吃的菜,把他家還有她家打掃得一塵不染;而他就像是溺愛妹妹的哥哥一樣,幫著她寫完所有簡單的作業,以免她又被學校老師還有汪母罵。

  可是就在升三年級最後一次考試時,他在全校排行榜的最後一名看見了鬼鬼的名字,差點沒有五雷轟頂!

  他一直以爲要考全校第一名跟最後一名是同樣困難的事情,都要打敗全校才有辦法做到,而這個女人竟然做到了!

  那天他氣衝衝的回到家堙A發誓絕對不再幫她寫作業了,這樣做反而是害了她,可是他卻在她家的庭院堙A看見她開心而辛勤的工作著,曬著剛洗好的衣服,臉頰上淨是紅通通的。

TOP

CH,3


  她一點也不覺得忙、不覺得累,只是開心笑著,彷佛她正在遊戲、正在玩耍,那一刻,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麽責備她。

  也許……每個人都有自己發展的方向,都有自己要走的路……只是他真的還是不應該幫她寫作業啦!

  於是那晚,就在她準備進到他家時,卻發現他已經在做家事,已經在煮飯,她愣了愣,不禁大叫。「你怎麽可以搶我的工作啦!」完了!那她今天晚上不就要寫作業了?

  王子看了她一眼,繼續彎腰拖地,語氣瀋穩,「你先坐下,我等一下有話跟你說。」

  鬼鬼嘟著嘴,坐到書桌前,看著他的動作,想著他要跟自己說什麽。

  不到十分鐘,王子結束所有工作,坐到她身旁。「從今天開始,你恢復寫你的作業,不用幫我做家事了。」

  「爲什麽……」

  王子歎氣,「你還敢問?是誰考全校最後一名啊?」

  「是我……」聲音愈說愈小。

  「沒考好或許可以說是天資問題,是你不愛讀書,可是考全校最後一名,就真的代表你太溷了。」

  「我……」她很委屈,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。

  「我真不應該幫你的,寫功課已經是你最後復習的機會,我卻剝奪掉你復習的機會……我真不應該幫你……」

  「可是我……真的都不會寫啊……」

  王子看著她,又是一問:「我問你,你還有沒有要升學?」

  「升學?」

  點頭,「接下來我們就國三了,馬上就要面臨升學考試,你呢?你自己怎麽想?」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她對未來很茫然,或者說她從沒想過這個問題,反正時間到了,總有路走的。

  「那你知不知道汪媽媽怎麽想?我問過她,她希望你可以升學,至少去念個高職或五專。」

  「哦……」

  王子看著她,想了想,他還摸不清自己爲什麽要這麽替她擔心,可是卻也不想見到她失去那種開朗的笑容,如同方才他在她家庭院中見到她曬衣服時的笑容。

  「鬼鬼,聽我說,讀書並不難,尤其是國中的課業更沒你想像中的艱困,考試也不會出太難的題目,只要你用點心,一定可以應付得來。」

  「……」這她可不敢回答。

  王子瀋思一會兒,幫她拿定主意,準備展開搶救鬼鬼學業大作戰,這場戰鬥肯定很艱困,可是非拚不可。

  這女孩的基礎他很清楚的,要用接下來一年的時間把三年的國中課業都補齊,除了努力,還得獲得一點神助。

  「從今天開始,你的功課你自己做,除了你的功課,我也會找時間幫你復習國一、國二的課程。」

  「……」她的臉已經開始抽搐了。

  「上半年是復習的關鍵,能不能趕上進度就看這半年了……吳*潔,你到底有沒有在聽?」

  「有啦!」

  王子滿意的點點頭,「很好,你認命吧!接下來這一年,對你的課業我是不會善罷幹休的。」

  「我完蛋了……」

  於是她的國三苦日子就這樣展開了──每天除了固定做家事之外,她規畫了很多時間……

  不過應該說她的時間都被他搶走了,他幫她規畫了很多的讀書時間,不斷跟著那些過去她根本不熟悉的學問打交道。

  沒有人可以救她,就連她的親生母親都樂觀其成,直稱鬼鬼遇到貴人了,更拜託王子幫忙拉她一把。

  這段時間下來,她算是真正瞭解王子這個人的個性,他雖然溫和,但卻固執,他從不因爲講了好幾遍她都聽不懂而發脾氣,反倒是一遍又一遍的說著,次數多到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。

  「王子,這個我知道了,你已經講過很多遍了。」

  他笑了笑,「我就是在等你跟我說這句話,如果你會嫌我羅唆,那就代表你真的記起來了。」

  「所以我不是笨蛋羅?」

  「你本來就不是。」

  「我們班老師都罵我是笨蛋,還叫我滾出教室。」鬼鬼說著,一點都不覺得委屈,卻讓王子皺起眉頭。

  「你們班老師有毛病,哪有這樣罵人的。」

  「可是我想他說得沒錯,我真的什麽都不會啊!」

  「誰說的!」王子不自覺的幫她反駁,「你做菜很好吃。」

  「真的嗎?」鬼鬼笑了笑,迅速站起身,「那今天我來煮晚餐好了!等一下就有好吃的了……」

  「鬼鬼,坐下!」王子瀋聲警告。

  僵在現場,不好意思笑了笑,趕緊坐回原位,「被發現了啊……」

  「我已經買便當了,今天晚上吃便當。」王子翻開英文課本,「說好每天念書時間不能低於三小時,現在還有兩小時五十分鐘。」

  「好久啊……」

  讀書的時光就如同青春一樣,看似漫長,實則短暫,如果說那書本堿\燥乏味的知識讓她覺得度日如年,那他的陪伴就讓她覺得光陰似箭。

  她開始將每個書本堛漯壅挩ヶ摀ㄧ禰L扯上關係,這樣才便於記憶──Smart的意思是聰明,就像他;貌似潘安比喻男子面容俊朗,就像他;學富五車比喻學識淵博,就像他;X在英文埵野憚儐熒N思,就如同未知的他……

  於是他就這樣充滿了她的眼堙A從側臉到正臉,從背影到正面,每一個他都在她眼堹d下一個影子。

  這是她記憶堻怞L象深刻的──他坐在她身旁,講解著書本上的知識,側臉背著光卻閃耀著光輝。

  如果老師是他,那她一定會喜歡讀書,或者說喜歡的不是讀書,而是他。

  要說鬼鬼的學業就算還沒到病入膏肓,至少也是重病,要讓王子這樣的神醫來搶救,也只能救起五成繼續苟延殘喘,不過這五成就足以讓她搭上公立高職末班車,終於有學校願意收留她。

  這可跌破全校眼鏡,全校最後一名的鬼鬼竟然有學校念,任誰也不敢相信,不過這一年來王子的秘密補習沒有人知曉,因此所有人都以爲鬼鬼是在一夜間被雷打到,茅塞頓開,遂成學問。

  不過與王子相較之下,鬼鬼實在不算什麽,全校第一名畢業的王子,高中男生第一志願,以榜首之姿進入一中讀書,這在小鄉村可是大事。

  連鬼鬼看著榜單,都張大了嘴巴,知道他很強,可是這樣也太強了吧!難怪可以把她救起來,真是令人佩服、佩服。

  兩個人離開了小鄉村的國中,頭一次進入鄰近的大都市讀書,季石謙一副安之若素,鬼鬼卻是若有所失。

  「你在想什麽?」

  搖搖頭,「沒有啦!」

  該怎麽說,他們都國中畢業了,一個暑假而已,他竟然長了好高,已經是一副大人的模樣,甚至還長了鬍鬚。

  他們都長大了,要各自走向自己的路了。

  「我們不再是同學了耶!」

  看著她,王子笑了笑,心堬鬖W湧起一股溫暖柔軟的感覺,摸摸她的頭,「我以爲在過去這段時間,我們的關係其實比同學更親近,因爲我們是鄰居,更像是家人。」

  笑了笑,鬼鬼看著他,而他低下頭凝視著她,發現小女孩已經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人,她也長大了,奇怪,她的臉……怎麽讓他有一種屏住氣息的感覺,不知道該怎麽呼吸。

  轉過頭,努力控制自己紊亂的氣息,王子甩甩頭,從這一刻起,他開始感受到她在他心中留下的影響力。

  那種感覺好奇怪!爲什麽她只要一笑,就可以讓他忘記自己要說什麽,忘記自己要做什麽。

  他弄不懂,更別說她,說不定她還把他當成一個鄰居,一個幫她考上高職的同學看待。

  沒過多久,兩人展開了下一階段的學生生涯,王子進入一中讀書,鬼鬼進入高職學習。

  學校隔得很遠,兩人的生活似乎也突然間隔得很遠。

  上學時根本不可能碰到,下課後回到家,她也常常碰不到他,只聽邱媽媽說,他常常留在學校看書。

  他們的生活真的差好多,那種好學校,功課壓力一定很重,她讀高職,雖然認真讀書的同學也是有,可是大部分就像她一樣,不知爲何而讀書,也不知道該如何讀書。

  那天邱母與吳母在工廠加班,她們交代兩個孩子下課一起回家,鬼鬼有王子顧著比較安全。

  於是前一天晚上,王子就交代她放學後先到他學校找他,兩人再一起搭公車回來。

  鬼鬼背著書包,來到熱鬧的一中,這所學校跟她就讀的學校校風不同,整個學校都是男生,當然鬧烘烘的。

  她依約來到籃球場,一眼就看到王子在跟同學打球,她站在一旁等著,順便欣賞著王子的球技。

  高個子果然有高個子的好處,跳起來沒兩下就搶走了籃球,要吃、要過都是輕鬆自如。

  半個小時後,王子跟球友告別,背起書包帶著鬼鬼先到洗手枱,將身上的汗水擦乾淨。

  「你們學校好熱鬧喔!」

  「都是男生,一下課就吵死了。」擦乾頭髮,穿上白色襯衫。

  帶著鬼鬼走出大門,兩人還在閒聊,他們之間散發著一種親近自然的感覺,旁人都可以感覺到,但就他們自己不知道。

  「今天作業好多喔!」鬼鬼抱怨著。

  「你自己做,別想交換。」

  「我知道啦!」

  王子故意嚴肅說著,其實肚子堣w經笑開。但就在他們走出校門時,後頭跑來了一個女孩,臉紅不已的將手中一大疊東西統統交給王子。

  「邱同學,這些東西給你。」

  王子來不及反應,那個女生就將手堛漯F西塞進他手中,一大袋重量相當瀋,顯然堶悸漯F西很多。

  接著那個小女生就這樣害羞的跑開了,後頭還有一大票女生在那邊窸窸窣窣。

  鬼鬼心埵竟堬尬邞熒P覺,這時,一旁又有王子的同學大喊──

  「邱大帥,豔福不淺耶!」

  「就是啊!人家情書都是收一封、兩封,就你是收一大袋。」

  「人家邱大帥名副其實是個帥哥耶!」

  情書――

  這兩個字將鬼鬼的腦袋炸得遍地開花,不敢相信的張開嘴,微微擡頭看著他的表情。

  他收到別的女生的情書,她怎麽不知道?

  他怎麽都不告訴她?

  王子將那一大「包」情書收進書包堙A轉身準備走人,鬼鬼趕緊回神跟上。

  緊跟在他身旁,鬼鬼心媟U來愈不是滋味,他怎麽可以收別人的情書,太過分了吧!還這麽大一包。

  看那些女生穿的制服,都是附近幾所女中的制服,看來石謙的名聲已經傳遍各校了。「王子,你會收她們的情書喔?」

  略微轉過頭,看向站在他右方的她,「會啊!」

  「哦!」她很明顯的不高興,又不知道自己是在不高興什麽。

  哎喲!就是不高興有人送情書給他啦——怎麽可以這樣,侵犯她的領地……

  鬼鬼決定,她不能坐以待斃,王子一定心媊控o很麻煩,她要幫他處理掉這些麻煩。「王子,我幫你背書包。」

  又看了一眼,表面上不解,但他的眼堸{過一絲精光。他不置可否,將書包交給了她。

  她背著,正想找個機會處理掉他書包堛滷&悎氶A一擡頭才發現這傢夥雙手插口袋,跨開長腿,邁開步伐早就往前走去。

  趁著自己落後他好幾步,鬼鬼趕緊將他書包堛滷&悎野X來,塞進自己書包堙A然後高興的一肩背著一個書包,快步向前奔去。

  她以爲他不知道她做了什麽,把這個考榜首的天才當成跟自己一樣笨,她甚至還沾沾自喜爲自己幫他處理掉一個麻煩而開心不已。

  只是後來,很後來、很後來,他才告訴她他收下那一疊情書的用途。

  他說:「正面有寫字的這一面有兩個功用,第一,當時我幫國中老師打工,改學弟妹的作文,所以這些情書可以讓我練習批閱;第二,這些情書可以當成笑話來看,許多寫錯字用錯成語的地方都很好笑,一方面可以警惕我不要犯,一方面也可調劑身心。翻到背面空白的地方則可以當成數學與物理、化學的計算紙,一紙兩用。」

  她哈哈大笑,算他狠……

  又後來,不知道後來到什麽時候,只知道大概是好多年好多年以後,他才告訴她另外一件事──

  當初他爲什麽同意把書包讓她背,然後跨步離去,留她一人在身後有那個時間可以處理掉這些情敵的情書,因爲「如果這些情書讓你覺得不舒服,你就把它處理掉吧!對我來說,我無所謂。」

  他只說了這些話,但是剩下沒說的話,她懂。

  她心媊控o舒不舒服、快不快樂,對他來說最重要……其他的無所謂,他都無所謂……

TOP

CH,4


  日子就在這樣單純中度過,單純到近乎單調,可是長大茁壯的痕迹很明顯,小女孩和小男孩兩小無猜很是可愛,可是轉眼間,卻再也不能用“小”來形容他們。

  少年與少女間多了一絲曖昧的情愫、多了一絲傾慕的氛圍,談笑間似乎再也無法像以往般坦率,常常說著說著,臉也跟著紅了,心也跟著失速跳動。

  男生比較遲鈍,果然沒錯,不過就算是身爲女生的鬼鬼,對於自己異常的心也是懵懵懂懂,她只知道自己還真的滿喜歡跟王子在一起的,喜歡聽他低瀋的嗓音,喜歡看著他專注讀書的模樣,喜歡看他打球的帥氣,更喜歡他有點不高興,盯著她要好好讀書的模樣。

  或許還說不出這代表什麽,但是鬼鬼知道,王子是她每天最想見到的人,也是最能讓她感到快樂的人……至於王子,他不太費心想這種事情,或許是因爲年輕,他不認爲會有什麽事情比專心讀書更重要,但他必須承認,這個女孩待在他身邊常常讓他不自覺忘記要專心,但是她不在他身邊,他更無法專心。

  這女孩,一定有魔力……或許他們之間都認爲現在兩人的關係最剛好,一點都不需要戳破,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就好。

  轉眼間,兩人從稚嫩的高一來到成熟的高二,放完暑假,就要進入混亂的高三。不過所謂的混亂,指的當然是篤定要繼續念大學的季石謙,不包括連現在讀的這間高職都是幸運摸來的鬼鬼。

  那天周六下午,王子騎著腳踏車到學校看書,同時也等著鬼鬼。這女人跑到學校去補考,省得老師又揮大刀不放人,逼她繼續留級。

  她跟他約好考完會搭公車到他學校,然後由他騎著腳踏車載她回家。這當然比較麻煩,花的時間也比較多,可是她喜歡。

  她喜歡那種坐在腳踏車後座,抱著王子的腰,看著他寬闊的背,那種心滿意足的感覺。

  王子背著書包等著約定時間一到,牽著腳踏車走出校園。

  就在此時,一名年齡與他相仿、外表看來同樣也是高中生的女孩走向他。“王子!”

  王子聞聲,擡起頭看著來人,第一眼,第一瞬間他還有點納悶,這個人是誰?有點眼熟,但是他記不得名字。

  “你應該還記得我吧!”女孩頗有自信的說著,邊說手邊輕輕撥著頭髮,意圖展現女孩嬌羞的一面。

  王子撇撇唇,不發一語,不過卻有點被正中下懷,心媟Q著:真糟糕,我就是不記得你是誰……那女孩發現他不發一語,僵了僵,趕緊自我介紹,“我是隔壁女中的學生,上次我們班跟你們班聯誼過,你還記得嗎?”

  聯誼,說到聯誼,那還真是不提也罷,莫名其妙被班上同學拖去,說要壯大班上帥哥陣容,免得女校學生當場走人。

  “我父親就是知名大企業的老闆,在隔壁村也有開設成衣工廠……,,哎呀!早講這個不就想起來了,王子記得上回聯誼時,這女孩自我介紹時那一副趾高氣昂的模樣,當下讓他覺得好奇怪。

  是她爸爸會賺錢,又不是她,她跟著要什麽驕傲?真是不懂。

  “你有什麽事嗎?”

  這個女孩叫作黃瀞宜(小薰),是著名黃家的掌上明珠,黃家在高雄開設公司,在這幾個中南部的鄉村都設有成衣工廠,甚至可以說許多村民的收入與生計都是靠著黃家。

  出身富裕,讓小薰或許有點傲氣,可是這個女孩一看見王子,整個人可以說是跟著失魂,英俊、成熟、淡漠但又聰穎的王子簡直就是她心中最理想的男朋友人選,跟那些同年齡毛躁的男生相比,王子成熟的氣質更爲吸引人。

  “我路過,所以來看看你。”

  王子低著頭整理腳踏車,聽到這話卻跟著挑眉,看她“全副武裝”,又是小洋裝,又是項鏈,好像還擦了口紅,這樣叫作路過?那她的路走得還真遠。

  “哦!”

  “你的反應就只有這樣?”小薰看他沒什麽反應,有點不高興。

  王子聳聳肩,“你已經看到了,我可以走了嗎?”

  聽他這樣一說,更是不高興,小薰有點要大小姐脾氣,“你難道就把我一個人丟在這媔?”

  王子挺直身子,看著比自己矮了一個頭以上的她,心堳頇O納悶,奇怪,同樣是這樣的高度,爲何看著鬼鬼時,他一點煩躁的感覺都沒有,常常只是想笑;可是看著眼前的女孩,他卻覺得很煩。

  他開口,做出她絕對不會接受的邀約,“那不然上車,我送你回去?”

  “坐這輛腳踏車?” 王子點頭,仿佛她問的問題很笨。

  表情一僵,小薰沒有動作,或者說她還不知道該怎麽動作。這輩子,她出入都是轎車,還沒坐過別人的腳踏車,況且她穿著裙子,這讓她更是遲疑。

  “你到底上不上車?”就是賭她不可能上車,王子才敢這樣邀約。

  他看人還挺準的,這女孩鐵定嬌生慣養,別說是腳踏車,想她一定連走路都很少,說不定她家中的私家用車就在不遠處等著。

  然而就在此時,一陣喳呼聲從一旁傳來,鬼鬼終於趕來了。

  本來從遠處就看見他,可是在見到其他女生正在跟他說話後,她內心立刻警鈴大作,三步並作兩步,甚至健步如飛的奔到他面前。“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遲到了。”

  站定在腳踏車旁邊,鬼鬼喘著氣,卻堅持要站在最靠近王子的位子,略有宣示主權的味道。

  “黃同學,抱歉,如果你不讓我送,那我就只好送別人了。”長腿跨上腳踏車,鬼鬼默契十足的趕緊上車,不顧自己穿著裙子,就算側坐也要顧好自己的專屬座位。

  王子騎著車子上路,三兩下就消失在眼前,獨留小薰一個人在現場生悶氣。

  那個女生是誰?穿著不知道是哪所高職的制服,看起來就很笨的樣子,爲什麽王子會載她?一連串疑問,卻不知道該問誰。

  反觀已經上路的腳踏車,鬼鬼坐在後座,雙手輕輕扣著王子的腰,又不敢扣太緊,老實說,光這樣輕輕的接觸,就夠讓她臉紅了。

  還好清風迎面吹來,午後的陽光灑在臉上卻不炎熱,反而有一種舒服的感覺,讓人身心都放鬆。

  可是該問的問題還是要問:“王子,那個女生是誰啊?”

  前方騎著車的男孩似乎也很享受騎車淩風的感覺,連回答的聲音都很暢快。

  “隔壁女校的學生,聯誼認識的。”

  “聯誼?”她聲音拔尖,似乎不敢相信。

  他什麽時候去聯誼的?她怎麽都不知道,太過分了,偷偷跑去跟女校聯誼?一定有碰到很可愛很漂亮的女生吧?這傢夥“惦惦吃三碗公”,難怪那女生會纏著他,果然帥哥造孽啊!

  心堜薨薊熒Q,手抓著腰的力道也加重。

  不過王子沒有反應,可是若看他的正面,可以發現他好像在笑,好像在笑後座的女生出現這樣的反應。

TOP

CH,5

“聯誼啊!很好玩喔!”她酸酸說著,愈說愈小聲。

  好玩……老實說還真奇怪,那天聯誼的行程他怎麽想都想不起來了,只記得到一個河邊,然後兩班的人在幹嘛他都記不得了。哦!

  對了,他記得……“對啊!烤肉很好吃。”

  用力抓他腰間的肌肉,“那還有呢?”

  “沒有了,我記不得了。”

  “少來……”鬼鬼嘟囔念著,心堳雂ㄛO滋味,這傢夥竟然偷跑去聯誼,也不跟她說一聲,還是跟女校學生去……萬一他喜歡上別的女校的學生怎麽辦?

  她怎麽辦?“下次你們班聯誼,我也要去啦!”

  “我們是男校耶!”

  “我可以女扮男裝,反正電視上都是這樣演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——”

  “不要笑啦!我是說真的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”他不置可否。只是一逕笑著,爽朗的笑容陪伴著腳踏車車輪轉動滾地的聲音,陪伴著夕陽微風拂面,縈繞在耳邊,在臉頰旁溫柔的訴說著一段心情。

  於是他笑,她也笑,這是年輕時最美的故事,更是記憶堻怓的畫面,他的背影,還有那個腳踏車的後座,還有她看不見,卻聽得一清二楚的笑聲。

  *        *        *

  高中生涯過去了,人生遇到第一個重大轉捩點——王子當然繼續升學,而且順利的考取第一志願,即將長途跋涉,到臺北去讀大學。

  而鬼鬼則高職畢業,確定不再升學。

  人生有很多條路好走,不一定要讀書,她一直抱持著這樣樂觀開朗的心,相信憑著努力,她一定可以走出自己的路。

  唯一擔心的是,那個小薰聽說也考到跟王子同一所大學,同校當學生,她知道那種朝夕相處的威力,心堳頇O擔心。

  聽說小薰的父親很欣賞王子,主動表示願意贊助他讀書,但是他畢業後,必須進入黃家的企業來幫他,儼然一副培養乘龍快婿的姿態。

  可是王子拒絕了,他表面上說謝謝,但事實上他說沒道理他的人生要掌控在別人手上。

  鬼鬼看著他那張成熟英俊的臉孔,第一次有這種感覺,他們真的離好遠、好遠,遠到仿佛是兩個不同的世界。

  她比不上小薰,更沒有一個有錢的爸爸,可以給王子這麽多幫助,她甚至連跟他一起砥礪學問的機會也都沒有。

  長大真的是一件好煩的事,再也無法這樣沒有芥蒂的相處,胡思亂想成了每次她見到他時都會做的事。

  他或許沒有變,每次從臺北回到家中還是一樣乖乖的看著書,還是一樣待在她看得見的地方,可是她卻不知道該怎麽跟他聊天,怕吵到他,更怕自己一開口就凸顯這樣的差異。

  她的想法他弄不懂,事實上他想,他沒有變,也不需要變,保留內心一部分的柔軟處給自己最隱私的部分,才能讓自己更堅強的面對外在的一切考驗。

  而她,鬼鬼,就是屬於他內心那個柔軟的地方。

  他或許知道她的內心在掙紮,卻不知該怎麽跟這個小笨蛋說,或許這就是長大,就是成熟的代價。

  然而就在他們體驗這種微妙的變化時,生命中更大的變故席捲而來,一時間讓兩個還只是半大人的孩子震得措手不及!

  邱母與吳母工作多年的工廠在一夜之間倒閉,工廠老闆無預警關廠,連夜逃離這個村莊,上百個員工也在一夜間失業,許多人頓時不知該怎麽養家活口,在村落中碰到人,每個人都是愁眉苦臉。

  邱母知道兒子還在臺北念書,需要用錢,於是她跟著吳母來到鄰鎮的成衣工廠工作。

  而這間工廠就是小薰家開設的!

  鬼鬼自然也跟著母親一起工作,而這些,遠在臺北的王子當然都知道,這三個女人都安慰他要專心讀書,不要擔心。

  他咬著牙,努力承受著生活中種種困頓,更加緊念書,他知道,在家鄉有他最挂念的人,期待著他能夠出人頭地。

  本以爲噩運就這樣過去了,事實不然!

  在某個下雨天的晚間,邱母剛下班,騎著腳踏車準備回家,那天吳母跟著鬼鬼在工廠加班,於是邱母先回家,卻因此發生了意外。

  邱母在回家的路上遭遇車禍,對方肇事逃逸,季母在醫院埵矰F幾天,還是去世了。

  這真是重重衝擊了王子的一切認知,不過幾天沒回家,忙於學校的考試,他就失去了母親。

  用著家媔有的積蓄,還有吳家的幫忙,王子請假回家處理母親的後事。守夜時,王子瀋默不語,只有憔悴的表情與脆弱的眼神泄漏了一切。

  鬼鬼哭著,看著他瀋默不語,不哭也不說話,苦苦壓抑,替他更覺痛苦,只能緊緊挨在他身邊想給他力量、給他安慰。

  吳母安慰他,“王子,好好讀書,別讓你母親失望,有什麽事情、有什麽需要,都跟吳媽媽說,從今天開始,吳媽媽會照顧你。”

  “我也是。”鬼鬼急著表達她的安慰,表示她的支援,可是她搶在王子之前落下的淚水,卻反而讓人更傷心。

  一瞬間紅了眼眶,卻強壓下內心的痛楚,王子知道自己不能崩潰,他必須更加堅強,他一定要撐過這個難關。

  後事處理完,王子回到了學校,努力過新生活。偶爾他也會回到鄉下,來到吳家,汲取一點家庭的感覺。

  鬼鬼還是努力的讓他感到快樂,努力的希望讓他展現笑容,她說笑著,每次他回家,她也會煮一頓好吃的慰勞他思鄉的心。

  突然發現,當年見到她時,她臉上那種稚氣的感覺已經消失了;現在在看著她,她把頭髮都盤起來了,臉上淨是辛勞,工作一定很累。

  想著她不過才二十歲,卻必須面臨工作的壓力;而自己卻還在念書,他很急,急著想要趕緊出社會,總想著不能再拖,不能再讓她吃這種苦,不能再讓母親的遺憾發生。

  可是命運似乎並沒有放過他們,半年後,吳母也出事了!

  吳母的身體一向健朗、體力充沛,長時間工作也不成問題,卻在某人夜班上作時倒下,嚇壞了鬼鬼與所有人。

  他們將吳母送醫,也從那天起吳母陷入昏迷。醫生檢查,吳母是猛爆性肝炎,送醫時已經非常嚴重。

  鬼鬼守在醫院堙A哭幹了眼淚也沒有辦法讓母親好起來,她每天坐在病床邊,抓著媽媽的手,不停說著、拜託著、請求著,只希望母親能夠好轉,千萬不能丟下她一個人。

  王子接到消息,不管自己還在期中考,立刻奔回來,沖進醫院時,已經不知道鬼鬼守在病床旁邊幾天了。

  怎麽會這樣?一瞬間發生這麽大的變故,他們怎麽承受得起?

  撐不過一周,吳母也去世了!

  在鬼鬼近乎痛哭的呼喊中,吳母還是去世了——不到一年,兩個孩子都失去了母親。

  幾乎是同樣的守夜場景,這一次換成王子安慰著哭泣不已的鬼鬼。轉眼間,舉目無親,只剩下彼此可以依靠,可以互相扶助。

  “鬼鬼,哭吧!哭一哭就沒事了……”忍不住那種想要疼她的心,伸手將她攬進懷堙C

  點點頭,靠在他懷堙A淚水掉落得更是洶湧,她看著母親的照片,想起母親小時候對她的責備與關切,更不禁悲從中來。

  “我媽跟你媽媽都已經完成人生的測驗了,她們都高分過關,現在的她們很輕鬆,我們也要加油,知道嗎?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我們都要堅強,吳媽媽會保佑你的。你可以哭,但是不要讓她擔心,要堅強……”他說給她聽,但也像是說給自己聽。

  “可是都沒有人了……”這樣就不是家了……“還有我啊!我說過我們是家人,記得嗎?”忘情的吻了吻她的額,“給我一點時間,我會努力完成學業,回到你身邊,別擔心,至少我不會離開你,我永遠在這堙C”這是他的誓言,媕Y更蘊含著更深切的意味,他們都沒有察覺出來,只是順著心意,順著想要在一起的心意。

  鬼鬼突然坐正,就坐在他面前,眼眶堬b是淚水,更淨是不解的心痛,她問著他,“王子,我們的命真的比較不值錢嗎?”

  “爲什麽這樣說?”

  “你知道嗎?那個工廠的主任好過分,他每天都叫媽媽加班,還給媽媽好多事情做,還有我……因爲我比較笨,媽媽必須幫我,所以我們每天都做到好晚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聽著,除了心痛,還是心痛。

  “醫生說,媽媽其實肝臟本來就不好,每天還這樣長時間工作……那個主任真的是壞蛋……可是媽媽說我們的命不值錢,爲了養活自己只能接受……王子,真的是這樣嗎?”她像個迷路的小女孩,不停的哭泣,邊哭邊擦跟淚,連帶讓季王子也心痛到不知如何反應。

  “我只是比較不會讀書而已……”

  擦掉她的眼淚,將她擁進懷堙A“鬼鬼,我不是要批評吳媽媽,但是她說錯了,沒有這回事。相反的,在我心中,你……很珍貴。”

  她是他的一切希望,更是他的笑容來源,她好珍貴。他在臺北讀書,每次想要回家,就是因爲想要見到她,這樣的她,還不夠珍貴嗎?

  珍貴到他總是把她擺在心堻怓X軟的地方,深怕傷了她。

  哭吧!小女孩,接下來,我會照顧你的。不要擔心、不要害怕,無論如何,你還有我。

TOP

6

不到一年,兩家的大人都走了,兩個小孩在一夜間掙紮長大,跌跌撞撞,滿身是傷,卻更加貼近彼此、依賴彼此。

  小鄉村堥漍﹞鬩F的小矮房還是在,但一時間人去樓空。房東把房子收了回去,鬼鬼拎著行李,住進工廠附設舊宿舍。

  她與王子南北兩地分離,各自有著自己的世界。有著自己煩心的事情,但唯一的交集就是對彼此的思念。

  成衣工廠堛漸肮‵傿L趣,生產線上總是重復著一致的工作,面對成批的布料,面對車縫機嚏嚏的聲音,面對燙衣蒸氣灼人的感覺,早上上工、晚上下班,回到宿舍,只能面對一夜星光,可能夜深到連月亮都不見了。

  鬼鬼年輕,她努力適應這樣的生活,母親去世後,她更是努力這自己長大。

  但是單純的她似乎沒想過要離開這堙A這堿O她的根、是她的家,縱使家不成家,但總有她的回憶,更是一個讓石謙回頭時可以找到人的地方。

  所以她不能離開這堙A再苦,她都要繼續撐下去。

  那天下午,工廠內工作正繁忙,鬼鬼在生產線上專心工作,四周嘈雜的聲音進不了耳。

  “鬼鬼!”

  一旁喊她名字的聲音非常大聲,但是在這樣的工作環境下,這樣的喊叫聲音實在難以聽見。

  “鬼鬼——”

  鬼鬼轉過頭,拉開口罩,也跟著大聲叫著,“什麽事——”

  “電話——”

  “什麽——”

  “我說……電話——”

  鬼鬼點點頭,滿是狐疑的離開工作崗位,前往辦公室,隔著玻璃,辦公室安靜多了,鬼鬼拿起電話,正在懷疑是誰打電話給她。

  “喂!”

  電話那頭的人先是頓了頓,這才開口,“請問是吳*潔小姐嗎?”

  “我是,請問你……”

  “是這樣,我是勝翊大學的老師,因爲勝翊把你填成他的聯絡人,所以我就打電話聯絡你看看。”

  “老師你好。” 王子的老師?

  “請你是他的親人嗎?”

  親人?家人算親人嗎?“是。”

  “是這樣的,我知道勝翊的母親去世了,所以我才會打電話來詢問一下,那天勝翊來找我,說要辦休學……”

  “休學?”她驚訝的呼喊出聲。

  怎麽可能? 王子上個星期才回來啊!怎麽都沒聽他說?

  “是這樣的,上學期他期中考不知爲何缺考了,所以很多科目學期成績雖然有及格,可是都不盡理想,因此他沒有申請到這學期的獎學金,也因此他還沒辦好註冊,我還在幫他申請看看急難救助。可是最近學校註冊快要截止了,所以他來找我,說要先辦休學,他要先去當兵。”

  “……”她驚訝到說不出話來。

  王子不念書了?怎麽會這樣呢?上學期期中考……那不就是媽媽去世那段時間嗎? 王子都陪在她身邊啊!

  老天! 王子爲了她,連考試都沒考……“我想還是先通知一下他的親人,看看你們有沒有辦法幫他解決問題,學校這邊也會幫他解決看看,只是時間真的有點趕……”

  老師說什麽,接下來鬼鬼都記不得了,她的腦袋堨u是回蕩著:

  王子要休學、要去當兵……王子上學期期中考都沒考……鬼鬼震驚到不知如何是好,回到生產線上,整個人失神,連旁人的叫喊都沒聽到,一直到下班,她都處於心神不寧的狀態。王子爲了她連學業都不要了,這樣多可惜,石謙這麽聰明,怎麽可以不念書?

  不行!這樣不行,這樣邱媽媽一定會失望,說不定連媽媽都會罵她。

  下班時間一到,鬼鬼立刻離開生產線,想盡辦法跟主任告假,說自己有很緊急的事情,今天真的無法加班,明天可能也得請假。

  在主任懷疑的眼神中,鬼鬼回到宿舍,拿起提款卡,隨便拿了一點隨身的東西,跑到提款機把所有存款都提出來,中途還跌倒,腳好像還扭傷了。

  她決定了,搭著夜車北上臺北去找王子。

TOP

7

註冊時間就快要過了,也不知道王子最近會不會回來,總不能等他回來了,才發現這傢夥已經休學了,那就太晚了。

  太過分了,不是說好是家人嗎?他怎麽可以打算休學都不說……好痛,她的腳有點痛……搭著夜車,長途奔波不知幾個小時,老實說她還真有勇氣,這輩子她從沒到過臺北,第一次就是奉獻給王子,沒想到一向膽小怕事的她竟然這樣自作主張,心念一動就這樣出發,只因爲擔心他真的休學。

  清晨天剛亮,車子到了臺北,到此刻她才覺得自己很衝動,連王子的學校在哪堻ㄓㄙ器D,就這樣沖到臺北來。

  站在車水馬龍的客運站,看著人來人往的大都市,每個人的臉上都是匆忙的表情,汪巧甯仿佛進入大觀園,看著這個城市繁忙的景色,她承認自己有點嚇到。

  好熱鬧喔!

  果然跟鄉下地方不同……只是她要去哪塈鉹子啊!

  她知道王子讀的學校,也知道什麽科系,只是到底要怎麽走才行……鬼鬼跛著腳,開始問路。

  沒想到這一問,竟然花了好久時間,等到她真的找到學校時,已經過了兩個多小時,她氣喘籲籲,邊走邊流汗,腿酸到連腳痛都忘記了。

  她本來想可以搭計程車,可是也不知道得花多少錢,深怕自己提出來帶在身上的錢會就這樣全部花掉。當然,她知道沒這麽嚴重,可是在幫助王子解決學費問題前,她真的不能亂花錢。

  於是她用走的,走了好遠、好遠的路,遠到她以爲自己已經跨越一整個臺灣,終於看見了石謙學校巍峨的校門。

  問了學生,知道王子就讀學系的系辦公室在哪堙A可是這不代表她就能找到人。

  向系辦詢問,也只能知道他可能修哪些課!

  她不知道該去哪塈鉹子,整個人又擔心、又害怕,深怕王子已經趁這段時間將休學辦好了。

  鬼鬼坐在系館前面,看著人來人往的學生,心堣ㄙ噪茼p何是好。“王子……你在哪堸琚K…”

  一晚沒睡的她,眼睛充滿血絲,顯然非常疲累,可是她不敢鬆懈,看著四周來來往往的人群,每個大學生都是神采飛揚的模樣。

  原來這就是大學喔……好好喔!每個人看起來都好聰明喔……就在此時,一道低瀋而略帶驚訝的男聲從身後傳來。“鬼鬼,你怎麽會在這?”

TOP

8

王子真沒想到會在學校看到鬼鬼,更不知道是該高興還是生氣,從家鄉到這堙A沒有千堶|迢,至少也是長途跋涉。

  這女人怎麽會突然跑來!

  鬼鬼轉頭看著他,眼睛眨了眨,還有點不敢相信真的是他,她的臉上迅速泛起笑容,手塈韞峇O握緊皮包。“王子……”

  王子走向她,臉上表情交雜,既是興奮,又有著擔憂。這麽遠的路,她怎麽來的?看著她臉上滿是汗水,一定很辛苦。

  老天!她就這樣一個人跑來,從他認識她到現在,她從沒這樣單獨行動過,這一次,她究竟是爲了什麽才會這樣鼓足勇氣上來臺北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麽會來?”

  他前來系辦,本想在註冊截止日前辦完休學,以免被當成末註冊而退學。等事情辦完,過幾天他就打算回去告訴她他的決定,然後申請提早入伍。

  關於這些事情,他都沒有告訴她,一來是不想讓她擔心,二來是覺得這不是什麽大事,他只是暫時中斷學業,當兵也會有收入,退伍後他會申請複學。

  鬼鬼看見他,太高興了,把這一晚上的奔騰、一路上的艱辛、一心堛漪E念全都忘光光,眼堣裐堨u剩下他,嘴角的笑容也很殷切。

  “王子,我真的找到你了耶……”

  嘴婸△蛚抶隉A鬼鬼根本忘記自己到底來幹嘛。

  王子歎息,這女人怎麽這麽衝動,一個人什麽也沒說就上了臺北,要是一路上遇到什麽事,怎麽辦……“你到底爲什麽突然來找我?”

  鬼鬼大夢初醒,趕緊拉著王子離開那人來人往的大樓前,往空曠處走去。

  王子沒有多問,任由她拉著自己往前走。

  邊走,鬼鬼邊打開自己的小皮包,嘴堣]念著,“王子,我拿錢給你,不知道你到底需要多少錢,五萬夠不夠……”

  “誰跟你說我需要錢?”拉住她,邊說這句話的同時,也發現她一路走來,腳都一跛一跛的,“還有,你的腳怎麽了?”

  “沒事啦!不小心扭傷而已。”

  兩人站在校園內這條寬敞的大道上,微風吹來,穿梭在兩人之間,王子帶著她進到一旁的小空地,這堳雃w靜,現在才八點多,大概也不會有太多人經過。

  “鬼鬼,拜託,一個問題一個問題告訴我,你怎麽會突然來?腳又怎麽會受傷?還有,是誰跟你說我需要錢?”

  她的臉上露出大大的笑容,“你們老師啊!他昨天打電話給我,說……你要辦休學,說你沒有註冊,所以我趕快拿錢來給你啊!”

  他震住了,不敢相信她竟然爲了這件事特別爲他送錢來!

  鬼鬼笑了笑,趕緊將皮包堛熄r票拿出來,厚厚一疊千元大鈔,連數都沒數就這樣全部塞進王子的手堙A轉眼間她的皮包堨u剩下區區幾張數百元鈔票。

  “這些錢你先拿去註冊,如果有不夠的……再過一個禮拜我就發薪水了,到時候我再拿來給你……”

  手奡今蛚r票,好重,重到他的手臂似乎隱隱作痛,他的胸口似乎也發悶。她就爲了這樣,不辭長途跋涉也要趁夜北上爲他送錢?

  這個傻女人,到底在想什麽……“鬼鬼,這錢……我不能收!”

  鬼鬼訝異,“爲什麽?”

  “這是你辛苦工作的錢,我不能收,你拿回去……”

  “可是你註冊怎麽辦?”

  王子笑了笑,“我打算先休學,去當兵……”

  “那怎麽可以? 王子,你把這錢拿去註冊,不可以休學!”

  歎口氣,“鬼鬼,我只是暫時休學,等我當完兵,還是會再回來讀書,況且就算我畢業後也是要當兵,不如先盡了這個義務。”

  鬼鬼不懂,只是急急的搖頭,手收到身後,死都不肯再把錢拿回來,王子將錢拿在手上,兩人就這樣僵持著。

  “王子,我拜託你,絕對不能休學啦!你一定要把這個大學讀完啊!

  你想想,邱媽媽好希望可以見到你大學畢業的……”鬼鬼邊說著,也跟著哭了出來,淚水直掉落。

  她好不會說話,更不知道怎麽勸他,她真的好怕他就這樣決定停止學業,那她一定會很傷心的。“我知道,你上學期是爲了陪我辦媽媽的後事,才會沒考期中考,成績不夠申請獎學金才沒辦法註冊,老師都有告訴我……”

  嘴媟t暗咒念,“他怎麽那麽多嘴啊?”

  “王子,我求你,你把這個錢拿去註冊,不然我會內疚的。”

  一手攬住她瘦弱的肩,“傻瓜,不是因爲你的關係,是我自己沒有規劃好,你不用感到內疚。”靠在他高大的懷堙A鬼鬼哭得上氣不接下氣。事實上,她沒說,那個希望見到他完成學業的人也包括她。

  她好喜歡看見聰明的他,好喜歡看見他每次考試,每項表現都很優秀,那就是她心堻抶U能的他。

  邱媽媽去世時,媽媽有答應要好好照顧王子,現在媽媽也去世了,她是媽媽的女兒,她必須代替媽媽完成這個承諾。“王子,答應我,你不會休學,你會繼續讀書,好不好?”

  “……”抿緊唇,內心淨是痛苦掙紮。

  鬼鬼眼眶堬b是淚水,臉頰上也是淚痕,但她不死心的仰頭凝望著他,似乎正在等待他的回應、等待他的首肯。

  “鬼鬼……”

  “王子,我求你,答應我……”

  王子看著她,眼眶不覺一紅,呼吸也跟著瀋重了起來。這是第一次他感覺到貧窮的折磨,磨到人志消氣滅。

  是的,他必須抛棄尊嚴的承認,幾天來他曾經想過各種辦法,甚至回到家鄉時,有想過要找人借錢,可是一身傲骨的他開不了口,遇到以前的老師,遇到許多認識的同學,他都無法低聲下氣去求。

  眼看再不註冊就得退學,所以他才會做出最壞的打算,去當兵,反正當兵也可以存錢,退伍後再繼續完成學業。

  可是……這女孩竟然連夜爲他送錢來,他不是不把她當成最重要的人,就是因爲最重要,所以面對她,他根本沒想過要開口。

TOP

9

他不想讓她擔心,她的日子已經過得夠辛苦了。

  “王子……”

  “我不知道要到什麽時候才能還你……”話一開口,既沙啞又瀋重,但胸口似乎也充滿了一種溫暖的感覺。

  “你才是傻瓜,好好讀書,錢不用還。你這麽聰明,當然要多讀一點書。”心堳黹矽部A他似乎接受她的懇求了。

  擦掉淚水,鬼鬼臉上露出笑容,看看四周,“你們學校好漂亮喔!”

  王子苦笑,手奡今蛚r票,重如千斤,很紮實的存在著,他卻不敢去看,那一張一張鈔票都是她辛苦工作存起來的,她卻在第一時間,知道他的處境後,趕上來將錢全部都給他。

  相較於她的辛勤工作,他只是個不事生産的學生,他何德何能?

  “這些錢你先用,如果有不夠,下個禮拜我發薪水再領給你。”

  “不用了,這樣就夠了。”

  鬼鬼看看手錶,“王子,我要先回去了,我今天請了假,可是晚上要回去跟主任報到,你要保重,一定要去註冊喔!”

  她轉身想走,王子攔住她,想了想,“你等我,等我一下,不要跑喔!”

  他邁開長腿,往宿舍方向跑去,過一會兒,他拿著兩頂安全帽跑過來,一頂給她,然後帶著她,走向停車場。

  “王子,你要做什麽?”

  “我跟學長借車,我送你去車站,你的腳受傷,不要再用走的。”

  他騎著車,她坐在後頭,這一路上,兩人同車,享受這難得的獨處時光。到了車站,王子幫她買好車票,也買好吃的、喝的。

  坐在候車室,王子陪著她,鬼鬼還是交代,“王子,一定要去註冊喔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,我會的,你放心,以後這種事情不會再發生了。”

  “其實沒關係啦!你有困難都可以跟我說啊!我們是家人耶!”

  “我恐怕沒辦法繼續只把你當家人了。”他苦笑說著,她卻聽不懂,不懂他那顆心因爲她這樣無私的毒獻,已經無法阻止爲她而悸動。

  這個女人,這個傻女人……他恐怕得拿一輩子來還她,王子向自己許誓,他要趕快茁壯,接下來換他照顧她。

  這不只是因爲他欠她,更是因爲她已經成爲他生命中最大的期待、最深的安慰,以及生活困頓疲累時最美好的夢想。

  加油吧……王子在心堻o樣告訴自己。

  *        *        *

  這種分隔兩地的日子過得很久,很難熬,當學生的時候,他思念她,畢業後入伍,他也是思念她,命運的安排讓人難以適從,轉眼間,從高中畢業到現在,他們已經彼此分離了六年多。

  偶爾見面,都是他回到家鄉與她相聚。說是家鄉,卻早已沒有太多熟識的人,那都是因爲她,才讓那個地方稱得上是“家鄉”。

  鬼鬼已經不是小女孩了,二十四歲的她是個成熟的女人,雖然偶爾還是會在他面前露出像孩子般的可愛笑容,可是她的眉上總是染著輕愁,肩上似乎扛著許多生活的負擔。

  他看到的她總是這樣辛苦的工作著,揮著汗,專心一致。她說,她就跟媽媽一樣,都是忙碌的命,這一輩子恐怕只能像只蜜蜂來回穿梭、四處奔走,求個溫飽。

  他說,不會的,他不會讓她這麽辛苦的……他退伍後,一切就交給他吧!他是男人,他會負起責任。

  老實說,他們之間沒談過什麽承諾、沒說過什麽甜言蜜語,更沒講過誰愛誰,可是他們似乎很自然這樣認定彼此、等待彼此。

  有這樣一個人可以等待、可以期盼,已是上天垂憐。

  退伍很快就到來,正如六年光陰一樣,快速流逝得幾乎不留痕迹,季石謙背著行囊回到故鄉。

  鬼鬼記得他退伍的確切日期,告訴他要在宿舍幫他準備豐盛的一餐飯,他笑著表示一定會回家……有她的地方,就是他的家。

  可是他卻失約了!

  那天他離開營區,回到家鄉卻沒有去見她,反而打電話告訴她他要去高雄,要去找工作。

  事實上,那天他碰到了小薰——那個高中時候聯誼而認識的女孩,她硬是要帶他去見她父親,要把他拉進黃家的家族企業中。

  一開始他有點抗拒,他並不想靠著裙帶關係而獲得工作,可是一想到鬼鬼是在黃家的工廠工作,他默然了。

  心念一動,決定去高雄。

  鬼鬼不知道,接到電話時只是笑著說沒關係,要他好好加油,有空再回來。

  可是她心堛器D,她是很失落的。

  在生產線上,表面上她專心工作,心堳o不斷想著:王子就這樣飛出去了,也許以後王子就不回來了,他們還有機會再見面嗎?

  她告訴自己不可以這樣想,王子這麽聰明,這堣茪p了,會困住他的,只有讓他飛向外面的世界,才不會浪費人才。

  “鬼鬼、鬼鬼,我在叫你耶!”

  趕緊回神,“有什麽事嗎?”

  “你在想什麽啊?想到都失神了。”

  “沒有啦!”

  “我們在說,你知道總公司聽說要換廠長跟副廠長了嗎?”

  搖頭,這種高層的事情她從來不知道,也懶得去理會。她只知道做好自己的事情,領她的薪水,然後想著王子。

  上次王子回來休假已經是一個多月前的事了,她已經好久沒看到他,老實說,她好想他。

  不知道爲什麽,小時候還沒發現自己這麽依賴他,反而是愈長大、愈獨立,愈想著他。

  想到時心奡N好瀋,那種想念不只是想念,媕Y還藏著更深的一層情緒,仿佛他是這個世界上她唯一在乎的人。

  石謙……旁邊的同事繼續說著,鬼鬼的思緒卻不知飛到哪堨h了。

  “聽說新的廠長是個年輕人,剛退伍耶!老闆好像很器重他,要讓他曆練曆練,才會派他來我們工廠當廠長。”

  “對啊!聽說在公司堙A廠長是最冷門的職缺……不過我聽說,那個副廠長是大老闆的女兒。”

  “說不定那個副廠長就是暗戀廠長,才會跟著來喔!”

  “有可能喔!真想看看廠長長什麽模樣?”

  “就是啊!”

  衆人七嘴八舌說著,只有鬼鬼繼續專心工作,一句話也沒聽進去,兀自瀋浸在自己的思緒堙C

TOP

10

過了兩天,工廠還是一樣的忙碌,但是廠內氣氛更是不一樣,每個人似乎都在期盼什麽,常常不自覺的向門口張望。

  只有鬼鬼專心在自己的工作上,事實上她知道,她是在想自己的事情,想王子的事情,這樣的想念已經專注到排除一切外來的干擾。

  這時工廠傳來聲音,現場一陣騷動,似乎每個人都站了起來,向前方張望,鬼鬼不明就堙A不知發生了什麽事情。

  “各位同仁,請大家暫停工作一下,往前面集合。”

  所有人開始動了起來,鬼鬼還不知道是怎麽回事,一旁的人趕緊將她拉起來,一起往前面走去。

  “請大家動作快一點,新的廠長與副廠長馬上就要到了。”

  原來是新的主管要報到,順便要認識一下所有同仁。鬼鬼放下手堛漸洫ヾA起身往前方走去。

  現場所有人下停竊竊私語,每個人都交頭接耳,不停談著新主管的人事,沒有人知道誰是新主管,但每個人都像是掌握了重大八卦一樣,說個不停,只有汪巧寧乖乖站在人群最後面。

  這時,新的主管定進工廠,所有人安靜了下來。

  鬼鬼一擡起頭,就看見了那一男一女,她愣住了,不敢相信眼前的人就是工廠的新主管。

  “我們請新廠長爲我們講幾句話。”

  “大家好,我叫邱勝翊。”他高大的身軀站在最前頭,儼然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,“從今天開始擔任這間工廠的主管,如果大家有什麽問題,都可以來找我,我會協助大家,也請大家協助我,謝謝。”

  不卑不亢的態度,瀋穩內斂的語氣,還有他高大英挺的身材與面貌,讓現場所有人鴉雀無聲。

  但是最震驚的,當然還是站在人群最後方的鬼鬼,她張大嘴,不敢相信王子要當廠長?

  “接著我們請副廠長爲我們說幾句話。”

  “我是黃瀞宜,相信你們都知道我就是董事長的女兒,未來我會輔佐廠長,大家還是以廠長爲主,謝謝。”

  小薰站在他身旁,郎才女貌,一個是英俊的男人,一個是美麗的女人,他們好登對……他們……鬼鬼不知怎地,那股失望的情緒蔓延她的胸口,她低下頭,不知道怎麽自己竟然會有一種無力感。

  垂著頭,她自然沒有注意到王子在人群中搜尋的眼神。他當然在找她,事實上,他也是爲了她而來。

  他向小薰的父親表示,他希望進到這家工廠工作,從基層做起。

  黃董事長大加稱讚,說在工廠工作很辛苦,沒幾個人願意去,王子願意試試看,讓他更是覺得這個年輕人不錯。

  可是就算是從基層做起,也不能太基層,於是董事長決定讓王子當廠長。而派自己的女兒當副手,意思也很明顯了,就是希望有機會讓這個年輕人從屬下變女婿。

  終於他在人群中找到人了,那個女人低著頭,不知在想什麽:而鬼鬼似乎感覺到有人在注視她,趕緊擡起頭,立刻就對上他凝視著她的眼神。

  王子對她眨眨眼,對著她笑了笑,鬼鬼不由自主的笑了笑,收拾起心堬尬邞滷◇,也對他眨眨眼。

  她應該祝福他的,當上廠長,前途一片光明,只是她心頭有著說不出的瀋重感,不是嫉妒他,事實上,她從來學不會嫉妒別人。

  她只是覺得明明他就回到她眼前了,爲什麽她會覺得他離她更遙遠了?

  王子在一瞬間從一個很熟悉、很熟悉,親如家人的朋友,變成主管,變成別人器重的青年才俊。

  歎口氣,她爲他高興、給他祝福,卻也感歎,他們之間還能跟小時候一樣嗎?

  如同在那段最艱困的日子堙A兩人彼此扶持、互相慰籍……突然間,她想起那個坐在她身邊叮嚀著她寫作業的男孩,想起那個跟她達成協定,交換工作的男孩……逝去的就是逝去了,留下來的,只剩回憶了。

TOP

>u<又要叫賣lu。。。。!

TOP

好好睇牙
快po吧

TOP

呵呵呵@@thx 支持哦..!!

我還在學校,等多一會兒再為大家更新//

TOP

發新話題